您的位置:主页 > 线上平台 >

    线上百家乐为了永享宝座带来的荣华富贵至尊权力

    发布日期:2017-06-21 10:08 浏览次数:
      屁股决定嘴巴
     
     
       当年看看先生在领导的位置上就屁股和嘴巴作过精辟的剖析,今天本白痴这个坐在田埂上的草民画蛇添足的再来次探讨。
    线上百家乐为了永享宝座带来的荣华富贵至尊权力
     
     
       这里说的屁股决定嘴巴,不是说屁股大的人一定会说大话,屁股小的人一定会说小话,同样,屁股黑的人说不定也说白话,而屁股白的人说不定也说黑话,所以屁股的大小仅仅会影响到身材的匀称,基本无关嘴巴的发音;所以屁股的黑白仅仅在光着屁股的情况下才会影响到人的视觉,也基本无关嘴巴的论调。所以的所以,本文不研究屁股的大小黑白。
     
     
     
       屁股决定嘴巴,是指哪只屁股坐在什么位置上时,就决定那人的嘴巴必须说什么话。屁股决定嘴巴的情况在世界范围基本通用,只不过在中 国最为严重,严重的程度不亚于日 本海啸引发的核危机。现举几个小例证明说明。
     
     
     
       先说我们的新闻鸡狗,最能说会道的坐在“正确的愚人导向”位置上的新闻鸡者,从拂晓唱到深夜,从深夜唱到黎明,唱的基本都是颂歌和赞歌,偶尔唱点低调的歌也是有气无力的,在此当然不否认有良知的新闻鸡者也唱唱反调,那也只是一闪而过的,总体上基本上,对裆的正面的颂歌永远是主旋律。不知喜欢唱赞歌的鸡者看到国外的同行如何客观报道事实时会怎么想的。
     
     
     
       也难怪,我们的新闻鸡狗都是龟方的鸡狗,新闻鸡者得时时牢记裆的有关正确愚人导向的方针政策,哪位鸡者若真要较起真来扒下裆的衣裤让民众看到那肮脏的一面,让裆无地自容,那你这鸡者真是鸡胆包天屁股痒了,坐得不耐烦了。在中 国,鸡者是执正者的喉舌。
     
     
     
       再说说我们的教育鸡狗,坐在为人师表的位置上的师爷们,在幼儿园不停夸耀绿 领巾的漂亮,在小学里不断赞美红 领巾的鲜艳,在中学里不停高叫团 徽的荣耀,在大学里不断唱着裆旗的辉煌。这些辛勤的园丁灵魂的工程师不知疲倦的编织着美丽的谎言,把学校当成洗脑间,培养出个个都能听裆的话跟裆走的木头人机器人。
     
     
     
       师爷们都是比较有知识的人,按理也更有理解能力的人,相信师爷们也知道爱国和爱裆完全是两个概念,民众应该热爱自己国家的山山水水,热爱自己国家的人民百姓,这是爱国;民众也可以爱裆,也可以不爱裆,民众可以爱一个清廉公正的裆,可以不爱一个腐败无能的裆。一个人的祖国正常情况下只有一个,但裆不一定非要一个,正常情况下应该可以有几个,能让祖国的民众自主选择一个真正为民的裆。爱国可以不爱裆,反过来不爱裆不是不爱国,盲目的爱裆也不是爱国的行为。师爷们也知道这道理,但就是不说破,依然滔滔不绝的教导着傻傻学子,因为师爷们不想屁股发痒,毕竟师爷们是执正者培养盲目拥护者和麻木者的工具。
     
     
     
       还要说说我们的权力鸡狗,那些看上去坐在公 正公 平位置上的法龟,应该是有法必依违法必究执法必严的,可在我们这个馊会里,法就象橡皮筋,可以长可以短可以松可以紧,具体尺寸尽在掌握之中,权可以无法无天,法毫无办法只能看权的脸色行事。根据本地区局部现象,白痴悲观推算估计中 国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龟都是贪龟,而且是贪和龟是成正比的,贪得越多龟越大。上至裆中央的高龟下至村萎会的芝麻龟,请问有几只龟敢扪心无愧的说自己是清龟?试想如果法龟也是贪龟这法还能有什么办法?然而还是这些龟,说起来头头是道,泛腐唱廉起来条条是理。可谁不知他们嘴上讲得光明磊落冠冕堂皇的,屁股下干着无法无天无耻的勾当。
     
     
     
       法龟都明白司法有其特有的公正性和独立性,听说M国的一个地方法院的法龟(估计相当于我们一个县级的芝麻法龟),可以根据情况随时传呼M国总统到庭,想想一个世界各国中的老大,一个老大中的老大都可以被老大手下的小龟屁股都没动就嘴上的唤来呼去,这才是办法,才是真正的法。而我们那些坐在最高位置上的法龟们,请问你的嘴巴敢传唤无劲道先生吗?给你一百个狗胆你也不敢,因为你的屁股不想痒。我们的法龟在某种程度上是执正者打击异己,清除对手,维护自身权利的机器。
     
     
     
       最后再说说屁股坐在高层顶层的神,那些坐在神坛上的神,面对国内被奴性教育折磨得昏昏沉沉麻木不堪的人还有点不放心,又拿出神旨要众人都河蟹,河蟹的意思是河里要风平浪静。只是在他们审定允许的书里,却横着鼻子竖着眼,耷拉耳朵歪着嘴说以前的王朝统治者基本都是腐朽腐败残酷残忍的,所以积极支持和肯定民间的各种起义和反抗。可一旦自己坐上统治的宝座,就宣扬自己是仁慈仁义之王,要众人河蟹而拥护。
     
     
     
       这些神搞出那只臭臭的河蟹抚弄民众安静平静,,另一方面当然不想王朝断送在自己手里没了面子。所以拚命灌输河蟹社会的理念来麻木愚弄民众,让民众认为能活着都是他们所赐,让民众以为世界上只有他们才是中 国的唯一希望。这些神甚至为了河蟹,而不惜可能被后人骂为卖 国贼(叫送国贼更合理),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大片大片的国土被他国抢去无动于衷的连屁股也懒得动动的,相反还在继续高呼着要河蟹,也不管山裂水分田失土流,只要屁股还能坐在宝座上。
     
     
     
       所以因此,在这个一裆独大的河蟹馊会里,一般不出现非常反常异常的情况下,只要听某人说什么话,就可以知道此人的屁股坐在什么位置上,因为屁股决定嘴巴。就如此混章,坐在地上的白痴想把屁股和嘴巴的事说得透彻一点,可草民毕竟草民,白痴还是白痴,感觉好象有很多话要说,可还是说不出说不清的表达不明白,搞得文字生产差点流产。几个小时坐下来,屁股也坐麻了,心也更冷了,手更抖了,嘴巴更哆嗦了,还是不多说了。
     
     
     
        以上涉及屁股和嘴巴的话,按国人习惯可简称:屁话。在这河蟹环境下,白痴此混章实在不河蟹,看客看过大可拍拍屁股紧闭嘴巴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