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线上平台 >

    雨是万物赖以生存的生命基础

    发布日期:2017-09-14 10:42 浏览次数:
    临近晌午,天空真的飘下了细雨。雨丝密密麻麻,不急不缓。
      
      看样子,雨是真的来了!收敛了它在南方暴虐的行为——洪水滔滔,任性至极。以仁慈之心来眷顾从入春到现在一直倍受干旱煎熬的北方城市——
      
      我居住的县城。它洒洒脱脱,拂袖生雨,摇曳生姿。
      
      商铺体育场变得井然有序,政府银行旗帜崭新,各个工厂单位按部就班。要搁往常,下雨时的第一意识是回家,这个概念似乎与生俱来或者潜移默
      
      化与日俱增地植进骨髓。与家的温馨密不可分,家是给人安全感最大最服帖最舒服最妥帖的地方场所。可是今天不一样了,雨不再是平常的雨了,
      
      因为潮湿因为泥泞因为氤氲让人生厌躲之不及的雨。在我的心里它也不再是水分子运动的产物了,它是那么的具有灵性感应和仁道,简直就是精灵
      
      。它是那么地具有形体质感气息和悟性,收放自如,放荡不羁,懂得自然的饥渴,懂得人心的渴望。
      
      正赶上午高峰,这雨显得有些猝不及防,因为来势温和倒显得格外温文尔雅,情调斐然。所以索性把车停在路边,看细雨斜织,看雨帘变得粗犷,
      
      水花跳动欢快的模样,看车辆成排来成排去,看车灯照亮眼前的路和远方,任由挡风玻璃上雨水喃喃。
      
      把雨刷从抵挡调到中档再调到高档,就那么十几分钟的功夫,坐在车内什么也不做,把目光交给车窗外的雨。仿佛生命之魂穿越了经纬,在某一点
      
      擦出质感的生音。超越肉体超越名利超越琐碎以及流俗的是与非,在有声的空间体验了无声的快乐清纯还有纯粹。
      雨是万物赖以生存的生命基础
      在这期间,我行走在乡村的田埂堤坝上,手抚一人高在盛夏阳光中可以打结拧成绳的玉米杆,亲吻了奄奄一息的河滩草,拾到了毫无质感湿漉可言
      
      的青蛙;我行走在扩大无边的林带里,怜惜那落在地上望着盛夏黯然神伤的浅黄色的叶子,林下尚在倔强喘息的小草,一只奋力攀爬的背有铠甲的
      
      昆虫;我穿行在有留守老人儿童贫困的村庄,目睹了一双双渴望的眼神,雨水带给他们的不仅是丰收还有无尽的希望;我驾车行驶在号称富裕村的
      
      “北荒”,看到了现代化的机井灌溉设备以及在田间奔跑的满是泥浆的壮年小伙子,他们个个灰头土脸,疲惫不堪,夜以继日的灌溉让他们尝到了
      
      艰辛,同时让我深深地体会到了那阔别已久的耐力韧性吃苦耐劳的农人的精神并没有消失,是可以具有储存和释放的。还有商铺,如同今年迟迟飞
      
      起的杨柳絮,让人感到无奈同时也让人反思,是无可逆转的大环境的影响,过盛的影响,干旱的影响,也是生物历史规律必然结果的表象的反馈?
      
      反正今天是下雨了,那么缠缠绵绵,如诉如泣;那么从从容容,洋洋洒洒;那么狂飙劲舞,无拘无束。大楼店铺清新了,房屋树木醒了,鸟叫了,
      
      蛙鸣了,人人的脸上飞出了向阳花。
      
      雨啊,雨,你是自然的灵魂,农人恒久的寄托支柱,更是人人渴望挑战的对象。(随笔,待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