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线上平台 >

    六月的天禾苗扔在阳光照耀下顽强的挺立着

    发布日期:2017-09-14 10:43 浏览次数:
    六月来得匆忙,天一直晴着。田里并不整齐的禾苗在顽强的挺立着,从日出到落日,从繁星满天到黎明时分,跌跌撞撞就是不肯倒下,个别的
      
      已经有一格尺高了,还有大片裸露的地块。
      
      开始老百姓是等雨来着,左等没雨右等也没雨,抢先播种玉米的农户,地块墒情可以的,虽然苗不齐陆陆续续出来了,经过个把月瞅上去也日渐成
      
      线绿垄了。开始很是纠结苗率,到后来一直不见透雨,也就心里平衡起来。
      六月的天禾苗扔在阳光照耀下顽强的挺立着
      有那么两次雷轰隆隆地满天跑乌云打滚飞,结果还是以不足几毫的降雨量而告终。人们从开始的等待到张望到期盼到杀猪宰羊跪求,雨还是不肯露
      
      面。她却在南方大方出场,在临省市常常挥手成雨,珠帘挂。
      
      没有雨自然也不会有露珠,地气大伤,土壤失水已经严重沙化,还有大片尚未播种的田地。由于包产到户,土地耕种以家庭为单位,这就严重局限
      
      了抗旱的能力。有的村屯人均土地不足1.5亩,土地已经不能是家庭收入的重心,致使很多持有土地的农户不能拿出足够抵御干旱的人力物力来抗旱
      
      ,抱着难耐的心里却仍在等候老天的“恩赐”,盼不来雨在蹉跎中继续衡量假如抗旱带来的得失。土地多的村屯,土地是他们的主要生活来源,当
      
      他们意识到不能再等了就东家比西家地纷纷投入到抗旱大潮。地里有机井的摇着了四轮子,柴油机带动水泵日夜抽水浇地,没有机井的就往返家中
      
      用水箱拉水浇地,自家的井干了就抽邻家的……
      
      在他们心中,不久的将来绿油油的庄稼苗就齐刷刷地长起来了,最后盖上了地白儿,晚上庄稼叶子也滚动着豆大的露水,青蛙蟾蜍也蹦哒着躲在庄
      
      稼地垄沟里……
      
      俗话说,大旱不过五月十三,我没翻看日历,听邻家大叔说今天雨兴许会下透。他说,大旱不过五月十三,老祖宗留下的说法!还别说头几天我就
      
      看见一条格子蛇横爬过板油路,在我家房东稍作停留向北又向西爬进枯草石头堆里。其实我有二十几年没看见蛇了,还是小时候在山区偶尔看见过
      
      。它们通体长着暗色的花纹,或蜿蜒爬行或盘成卷状一动不动,用手一抹还冰凉。其实我是不迷信的,但是今天我宁肯相信它会带来大雨,五月十
      
      三会有透雨紧跟着来,来救辽宁的春播,来救地里嗷嗷待乳的禾苗……
      
      由于傍晚,习习的西南风带来雨滴,吧嗒吧嗒地落了那么一阵子,刚刚打湿地面。滴水沿下的敞口大缸,炉盖子般大的底儿也没有一汤匙积水啊。
      
      人体感觉倒是很凉,寒颤喷嚏接踵而至。可怜的春播,夏天仍在无情地继续春天的煎熬;可怜的大地的儿女,夏天(五月十三)仍不能还一个风调
      
      雨顺的年。
      
      入夜21:30,路面依稀可见。天空没有一颗星星,可是仍不是往日的深蓝,入眼的仍是灰白色,仿佛此刻的天空犹如失去逻辑思维的一个人的大脑
      
      ,在任性地混沌混沌。一里以外的县城的灯光似乎比往日更加具有照明能力,致使我眼前的范围仍可以说是通明的,灯光具有光晕,透着童话中描
      
      述的美、神秘。哦,或许有神仙下凡,来泼洒仙露不成?心诚则灵,相信美好相信未来,未来会还你如意,正常的年景从来不会辜负翘首以待的一
      
      份真诚,我想那是一定的!
      
      很久没写东西了,大概快五十天没写什么了。不是没时间,是时间被塞满了该做的事,每天一早四点起床,风风火火一大天,吃过晚饭还想散散步
      
      ,入夜不到十点就打瞌睡了。睡眠质量非常好,常常自嘲“吃得饱睡得香,心宽百事无骚扰”。今夜是因为雨,是因为窗外的清凉,是因为久别的
      
      搁置,很想开动思维理理这个春夏,这个不一样的生命中的段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