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用户专区 >

    线上百家乐是对合法化后有效监管的强化和提升

    发布日期:2017-06-21 10:18 浏览次数:
     
      烟    酒   女人
     
     
     
            常有网友说俺老人家的每篇破混章里,都会时不时地提到腐败而恶臭的“裆”,俺老人家深刻反思了三秒种,今天不敢向毛老爷子保证,但敢向那个中国人民的儿子保证:本篇破混章里坚决不提裆的事了,就算憋不住提,也只提裤裆不提共裆。
     
    线上百家乐是对合法化后有效监管的强化和提升
     
       “烟,酒,女人。”就象空中的星星,太阳和月亮一样,有着太多的故事,太多的情调,今天不谈风马牛,也不谈风花雪月,今天就谈这烟这酒这女人。说到烟 酒 女人,是男人,是正常的男人大都平常非常喜欢的,至少喜欢其中的一、二样,也不要求男人五毒俱全,只要一、二有毒已基本算男人了。目前俺老人家无烟瘾而不抽烟,无奈戒酒已多年,无老相好的女人情人,只有老乡好的男人朋友,算起来也是个三无产品的劣质男人,当然你也别说俺老人家不能算男人,男人不是说是就不是的,而是要试试才能确定的。好象有点废话有点矛盾有点偏离跑道,调整方向,马上转入正轨。
     
     
     
       今天要说的烟,酒,女人的问题,其实不是个问题,而是就有关禁烟禁酒禁女人的问题,来应用白痴逻辑和理论作一些肤浅的学术研究和探讨。
     
     
     
       首先来说说“烟”,相信大家都知道,这里的烟不是又见炊烟里唱的那村民家的烟囱里出来的炊烟,而是一些利润大户企业制造出来的“香烟”。打开烟盒闻闻的确有点香,称香烟一点也不为过,但根据白痴老人家的深切体会,当香烟点燃后,一缕缕轻烟袅袅而上时,此刻的香烟其实一点也不香了,只有臭臭的味道了,总之,香烟不香,据科学家说烟对人体有百害而无一利,俺老人家对填不饱肚子的烟没好感也没上瘾的,却时常受二手烟的折磨,所以也是个积极的禁烟分子,当然比林则徐林大人的禁烟积极性要差很多,林大人禁的是当时的外烟,而老人家只能禁禁自己的烟。
     
     
     
       都说吸烟有害健康的,可有害健康的东西还是源源不断的制造出来,这其中谁得利,谁受害的利害关系咱也不去多说了,既然有害健康的产品不能阻止生产出来,那就叫人少抽不抽控烟禁烟;既然不能全面禁烟,那就让人局部禁烟吧。先看9月3日解放日报6版一则消息:“……从香港来沪工作的林先生喜欢上海的一大理由竟是:在上海,可以随便抽烟……今年3月开始施行的《上海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施行几个月后,全市竟未开出一张对个人的罚单……”想来大家都明白,没罚单不是没人在公共场所吸烟,而是根本没人去处罚。
     
     
     
       其实公共场所要控烟很简单,俺老人家开张简单的方子:在公共场所违规吸烟者,是国家公务员的,马上取消其公务员资格;是领导人的,马上连降三级(包括职务和工资);是企业员工的,取消晋升资格。并处以相应罚款,一般可视抽的烟的价格来相应处罚,如吾等老农民抽的是劣质的0.1元一支烟的,那每抽一支就罚款1000元(是人民币,不是日元);如抽的是平常1元一支烟的,那每抽一支罚款10000元(也是人民币);象领导们那样抽高档的10元一支烟的,那每抽一支就罚款100000元(必要时可以是美元)。如此类推,看谁能在公共场所笑到最后抽到最后,想来此规则就是烟瘾很大的毛老爷子应该也不会反对的。都说“乱世用重典”,只不过如今处处是“太平盛世”的颂歌,看来难用重典了。(至于太平盛世里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不太平,在此不作深入探讨。)
     
     
     
       不知外国人在公共场所如何控烟的,虽说外国人的月亮不见得比中国的月亮圆,但外国人讲究的顺序是“法,理,情”,而中国人倒过来变成“情,理,法”,有法不依,违法不究,执法不严是中国的特色,而一旦打上“特色”旗号了,那你很难改变这特色了,结果最后的法变成了无法,无法实施,于是一切措施成了形式和口号,光打雷不下雨了。
     
     
     
       其次再说说“酒”,其实这篇混章根本不需要提到酒,这酒纯粹是烟和女人的陪衬,就好比电视中有了三角恋爱,才能搞出点曲折的故事来。红花也需绿叶配,这酒也在此凑合着配了。不过,这酒的确是个好东西,不是东西的人(男人)和不是好东西的人(还是男人)都喜欢酒这东西,连很多女人也喜欢酒,女人少许喝点酒,不要过度也属正常,微醉的女人看上去别有风味,当然女人要是常和臭男人们在一起大酒特酒就不可爱了。顺便再加说一句:女人要是抽烟了就糟了,那就会把女人的美好形象迅速彻底破坏。
     
     
     
       俺老人家年轻时喜欢喝点爽烈的老白酒,现在变成白痴,估计那白酒也该多少负点责任的,踏上社会越久,肚子里的气越积越多,就喝上了也是一瓶子气的啤酒,期间偶尔也喝点其他花色品种。清楚的记得因为不参加升学考试,以后可以不去讨厌的学校读书了,很开心,中学毕业后的某天晚上,俺老人家(当初还是小人家)和二、三个老友(当初还是小友)兴致高昂,干掉了几瓶白葡萄酒(现在是不是可以雅称为干白的)后,都有点醉了,一起深更半夜走出门外,在月光下玩起了捉迷藏,直到天快大亮,酒也醒了,才各自回家睡去,不知那晚的嫦娥看到几个因为可以不去读书而兴奋异常陶醉的少年而有何感想了?
     
     
     
       酒虽好,但过度了,还是会乱了思绪乱了行为,也曾酒醉过几次,那难受的滋味真的不好受。也记得年轻时曾和两同学骑着自行车去杭州,回来路上夜里风雨交加,俺老人家正埋头苦骑顶风冒雨奋力回家之时,突然迎面撞上了一个逆向骑车的醉鬼,就象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一样,一阵纠缠得差点找不到回家的路。详情请见已删掉的上中下三篇的长篇游记《风雨八百里--自行车杭州三日行》。
     
     
     
       要说禁酒,估计没多少人会积极支持的,倒是可能会随时遭受酒徒之板砖,反正不会有酒鬼不喝酒了来喝彩支持禁酒吧,大家自己看着办吧,何况真要禁酒了,历史上也不会有诗仙李白了,现代也没江南白痴了。不过各位还是尽量节制饮酒吧,俺老人家也不多说了,多说也是浪费口舌,还是说下个话题吧。
     
     
     
       最后再说说“女人”,说到女人,大多男人可能会马上两眼放光,就象俺老人家此刻鼻血开始涌动,得先洗个冷水脸,冷静下来再谈,不然感觉谈不下去了,请稍候…………………………………………
     
     
     
       好象还不行,再去冲个冷水浴,请再稍候……………………………………………
     
     
     
       火总算压下去了,接着再说。
     
     
     
       俺老人家在此也不说大家闺秀良家妇女什么的了,就说点另类女人。似乎从某个设计师大手一挥,黑白不论,改革开放一刻起,那本来遮遮掩掩的女人也一下子大胆开放起来,原本在毛老爷子时代基本绝迹的黄毒赌一下子泛滥开来,红灯区更是顿时充斥各地大街小巷,一发不可收拾,有关部门也眼开眼闭,有的甚至充当保护伞或者免费尝试者。其实说起来此类“特殊行业”的女人,一方面是在响应搞活经济的号召,另一方面也在为减少社会上的性犯罪而作奉献。
     
     
     
       如此繁荣娼盛了好久,到了世博会开始,估计为了社会形象,全国各地的扫黄行动突然雷厉风行起来,吓得大部分红灯区变成了黑灯区,“从业人员”也转入了地下,仅有少数挂着正规牌子或有一定深厚背景的一些场所还在小心谨慎地继续干着泛黄的老本行。如此一来可苦了长年累月孤身在外打工的农民工等群体人员了,性得不到适时的释放,压抑,也断了风尘女子的生活来源,难受。
     
     
     
       你不要说当年毛老爷子时代没这类女人社会却很稳定,那时可没如今的外出打工潮,男人们可时常在家抱着老婆,也就根本没压郁之说了,再说当时上梁正了,下梁自然也直了。你也不要说现在那些“特殊行业”的女人不要脸,你也不想想现在有多少大学毕业生都找不到工作不能自食其力,有多少身富力壮的人失业在家不能自力更生,而那些一没偷二没抢,只凭自己身体来找饭吃的女人能有多少错了?那些时常有美女投怀送抱的,坐在某些位置上人怎么能体会到社会底层人员的切身感受?
     
     
     
       禁女人,似乎有点不近人情,没有人性,有点不大现实,社会又不是寺庙,既然一个愿给一个愿要,一手交钱一手交身,就算不合情却也合理。存在的,多少也有点合理,合理的就该疏,而不是堵,何况世博会后如打击一松懈,红灯区难免又会高挂红灯。本着对社会高度负责的态度,为了搞活经济和社会健康发展,俺老人家认为可以对一些“特殊行业”采取以下措施:
     
     
     
       一,红灯区合法化。既然社会环境气候已造成既成事实,据悉有关部门的人员私下也坦陈红灯区的出现,大大降低了性暴力等以往居高不下的刑事案件。堵也堵不完全,堵不住,那就合理疏导,科学地划分若干服务区域,进行行业合法化,如此,有关方面一来可以有效监管,二来可以名正言顺地收取利税。这样既让一部分男人得到性的释放,又让一些女人自食其力合法赚钱,正可谓一举三得,何乐而不为?
     
     
     
       二,从业人员健康化。如今”特殊行业“的特殊性,都在偷偷摸摸中举行,少了有效的监管,以致性病蔓延,“爱死”惊心,对社会造成极大的危害,所以合法化了由相关机构作出科学安排,比如从业人员(小姐)每二、三个月必须作一次健康检查,凭健康证在有效期内工作,相关体检费用希望拿到利税的有关部门发点善心,拿出一些资金作相应的补贴,所谓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以示公平关怀和社会责任。男人也必须持有相关健康证明才能进入红灯区这样那样,男人的体检费用一切自理。
     
     
     
       三,从事男女实名化。,通过信息处理,可阻止未成年人进入红灯区浑水摸鱼凑热闹,也可适当控制某些男人的过度次数,并且在万一发生某一疾病流行时可根据信息,迅速找到当事人采取相关防治措施,把疾病有效控制和扑灭,保障社会的健康发展。
     
     
     
       以上具体事宜,可由相关部门的相关专家进行制订,作为无关人员的俺老人家只是抛泥(连砖也不是)引玉,提出一些小小的建议而已,也不要谢了,都是为了社会的和谐发展嘛,不用客气。
     
     
     
       字罢,又作三秒钟的反思,有了点后悔,刚才说到女人,其实是说到“特殊行业”的女人时,用了相当一段的篇幅,如此真会把俺老人家原本如天山雪莲般纯洁雪白的形象破坏了,也罢,自毁纯洁形象就毁了吧,反正咱伟大的裆也早已不要脸地毁掉了原先的光辉形象了,咱区区草民为了社会的和谐,何必在乎那份所谓的形象。只是说好今天不提裆了,到最后却憋不住又把裆给提了出来,真是罪过。也难怪,狗改不了吃屎,白痴改不了提裆。